在山上养野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去年,我哥拉回家一头公野猪,准备和家里的猪杂交繁殖。 「野猪」确实是野猪的样子,和家猪比起来嘴部又尖又长,眼神犀利,张开嘴后能看到明显的獠牙,明晃晃有点吓人。但我不确定这野猪有多「纯」,至少他已经部分被驯化了,可以在家里养。后来我哥又陆续买回来两头母野猪。猪每隔几个月就生一窝猪仔,一窝生几头到十几头不等,繁殖的比羊快多了,所以很快家里的小猪就多起来了。 杂交生下来的小猪会长什么样呢?还真有点让人好奇。家猪仔我见的多了,但是小野猪还真没见过,我Google了一下,惊讶地发现小野猪居然这么漂亮…… 用「漂亮」来形容我觉得不算过分。家里的小野猪也和图片一样,可爱极了,大家见到了都忍不住抱在怀里玩一玩,很难把它们和凶神恶煞的野猪联系起来。我们这边的山里是有野猪出没的,在几年前还发生过野猪伤人致命的事件,不可谓不吓人。杂交生下来的这些小猪,要么是长的和小野猪一样的,要么是长得和小家猪一样,并没有见到过既像野猪又像家猪的小猪仔,从基因的角度倒是也不难理解——家猪就是有「基因突变疾病」的野猪。 小野猪越来越多了,就指着它们发财了,所以必须对它们好点,让这些猪宝宝住上大house,于是将它们集体搬到山上的「别墅群」里,开始了在山上养野猪的生活。 猪住上了大house,人就惨多了,夏天就住在简单的窝棚或者车里,冬天住在简易房里。山上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,不做好保暖会出人命的,所以简易房外面围的严严实实,屋里也升上了暖气。 ) 人的保暖问题解决了,猪怎么办呢?嗯,我可能多虑了,你看看它们连大房子都不想住了,就喜欢在这寒风中抱团耍酷—— 如果不往猪圈里赶,它们晚上就在这过夜了,这体质真是钢钢的,普通家猪绝对扛不住的。这些猪们以皮毛为衣,铺地盖天,睡够了就在林子里撒欢奔跑,顺便找些草根吃,好像衣食住行都解决了,活的真是自在啊!不过仅吃草根是远远不够的,特别是冬天里,必须给这些「钱宝宝」准备额外的食物:粉渣和玉米。于是在山上养野猪就不是“没事看它们撒欢”那么简单了(粉渣:加工土豆粉剩余的土豆渣)。玉米可以直接投给猪吃,「粉渣」需要用大锅煮熟了,为此还要专门搭建一个灶台。 为了让猪们吃饱,人要付出的辛苦就多了,除了搬运粮食、给猪们做饭、向山上运水这些,冬天里还要多出一份工作:刨粉渣。 这些粉渣冻的如冰块一般,弄开着实不容易。 写到这,我要特地做个说明,很多朋友看到我发羊群和猪群的照片,眼里看到的都是肉或钱,其实真相远不止这样,为了照顾这些动物所付出的辛苦和成本你们是看不见的,比如这些猪光玉米一年就要吃几万块钱。养猪场的猪几个月到半年就出栏了,但我们家的猪要一年才能出栏。虽然这些猪如此地「有机」和「原生态」,但不一定能卖上大家以为的高价钱,这和规模、人力成本、营销等都有关。


最后,毕竟养的是野猪,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新闻吗?还真的有。 野猪虽然可以家养,但是野性还在,家里有两个母野猪经常袭击羊群,大羊走过来他们会跟在羊群后面不停闻来闻去,一旦遇到刚下生没多久的小羊羔,它们就会直接下手了——没错,直接吃了。我们家累计有至少三四个小羊羔都遭此毒手,野猪很凶狠,咬住之后就很难救下来了,我爸只救下来过一只小羊羔,但腿也被咬断了。 除了羊羔,野猪还会对小猪下毒口,刚下生的小猪也有好几个被野猪咬死(只要不是自己生的,都会咬)。有些被冻死或其他原因死掉的小猪也会被大野猪吃掉…… 有点吓人了吧。

这头野猪就是杀手

还有个小故事。上文提到了我们山上有野猪出没,我爸妈在山上能经常看到野猪的一些痕迹,但真的野猪还没看到过。那么有个问题,平时我们家这些猪在山上跑,它们会不会和野猪遭遇? 前一段时间生下来一窝小野猪,妈妈说小猪的毛色比之前下的那些都发白,按照时间推算,母猪怀上小猪的时候家里的公猪正在生病,被隔离了。所以这一窝小猪可能携带了真正野猪的基因。 如果你对我讲的故事还有别的好奇,欢迎留言跟我讨论。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



如果你对本文有任何疑问或建议,欢迎联系我。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为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!

如何在Python中进行单元测试? 上一篇
Windows下dll知识合集 下一篇

 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