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什么把你留住

亲爱的小骆:

今天是2021年5月25日,你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,你想我了吗?在过去的365天里,我没有一天不想你。

去年的今天,从接到你爸爸的电话那一刻起,世界裂开了两半,一半有你,一半没有你。我知道,我再也抵达不了有你的那一半。

你离开的时候,天气格外好,春暖花开,院子外面飘着丁香花香,山上的果树也开满了白花,好看。就在这繁花遍地的季节,你睡去了。我每次看到花,都会想念你,而且都会感受到一种责备。

春天,
责备没有灵魂的人。 
责备我不开花, 
不繁茂,
即将速朽,
没有灵魂。

我责备自己:为什么,为什么在前些年我不能多停下脚步,看看这花花世界,和花花世界里的你一起开花,一起开心玩耍。为什么,城市里的人们都急匆匆,忙碌碌,焦虑虑。为什么我们常常没有根,没有灵魂。

我还责备自己,为什么我们没能把你留住?

命运?巧合?概率?天意?无常?意外?随机?无知?无可奈可,无能为力。

这一年里,我想了太多。我不停问自己,生命的意义是什么。在这浩瀚星河,你是什么?我是什么?为什么有些人先来,有些人先走?为什么生命如此神奇,却又如此渺小和脆弱? 我不知道。但是,每每想起你小小可爱的脸,想起你依偎在我们身边时的温柔眼眸,我又有了答案。我不知道在这浩瀚星河我算什么,但我知道在你温柔眼眸里,我就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。你在我这里也一样。

冯唐的老妈问冯唐:为什么人离开了,才知道怀念?是啊,为什么我们总是醒悟的这么晚?冯唐说:因为人不是佛,人都看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


你睡了,可时间它依然走着。在这一半世界的人,并没有闲下来,依然在和岁月周旋。

太爷爷身体健康,今年过了第8个本命年,穿上了大红袄,虽然行动不便,不常下地,但精神头还不错。就是依然一阵明白,一阵糊涂。我们没有告诉太爷和太奶你离开的事情,就说你在北京上学。他好几次都责怪我没有把你领回去。

20210525220932

爷爷从不直接表达感情,表面看起来一如既往,但你知道你是他的心头肉。去年底他生了一次病,中耳炎严重了,在北京做了一次手术,现在基本好了,依旧在家放羊。奶奶还是在家操持家务,做全家人的牢靠后盾。

爸爸还是一面在村里任职,一面在家搞养殖。妈妈主要照顾你的小哥哥在县里读书。是的,你的小哥哥已经上一年级了,每天都在为写作业而烦恼。人生识字忧患始啊。

疫情已经逐渐稳定,姐姐也都正常去学校上课了,明年她就要中考了。我们一起祝她考个好成绩吧。

我和你二婶,依旧做两点一线的上班族。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忙工作,忙起来,不让悲伤有机可乘。所以过去一年好像没做成什么事情,只是工作还算顺利,经济压力也逐渐减少。

整体来说,我们全家的生活如常,有烦恼也有欢乐。生活就是这样。生命就是这样。

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,
因为忍受着它的负担。
你说别爱啊,
又依依不舍。
所以生命啊它苦涩如歌.

20210525220932

大卫·伊格曼在《生命的清单》中写道:

人的一生,要死去三次。
  第一次,当你的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;
  第二次,当你下葬,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,他们宣告,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,你悄然离去;
  第三次,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,把你忘记,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。

我用什么把你留住? 第一次,我没有。第二次,我不能。第三次,无论想念多么痛苦,我都永远不会把你忘记。不管来世,无论天堂,我只要此生此世、此时此刻,你留在我的心里。侄子,你是上天赐予我们最宝贵的礼物。你爱我们,远比我们爱你还要多。

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爱花了,因为生命本该如花。生如夏花之绚烂。生而为人,就是要绽放,就是要爱我们的亲人,爱这个世界,我们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。也没有比这是对你更好的纪念。

永远想念你的
二叔


如果你对本文有任何疑问或建议,欢迎联系我。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为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!

从物理转行到程序员,我最大的感触是这两个字 下一篇

 目录